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巴尔虎文化 > 正文
巴尔虎文化

开原的巴尔虎蒙古人

作者:皓天 来源: 日期:2015-1-5 23:15:51 人气:218 评论:0 标签:

巴尔虎驻防开原

   巴尔虎部,属蒙古游牧八旗。清代在张家口外游牧。

   巴尔虎,最早的记载出现在唐贞观二十一年(647),古称“拔野古”。巴尔虎蒙古部落是蒙古族中最古老的一支,是铁勒族拔野古后人,祖先为巴尔虎岱巴特尔。唐开元二十年(732),唐朝在今贝尔湖畔建立了以巴尔虎人为主的幽陵都督府。元代称“巴尔忽惕部”,他们最早居住在今俄罗斯境内贝加尔湖东岸的巴尔古津河流域。巴尔虎人从事游牧和渔猎生产,后来不断迁徙,分散到贝加尔湖东部和南部。

   巴尔虎是一个以游牧地区名称而得名的部族名称,巴尔虎草原也是因到世界四大草原之一的呼伦贝尔草原这里驻牧的巴尔虎蒙古部而得名。巴尔虎草原曾是成吉思汗的历史舞台,成吉思汗统一蒙古草原的几次重要战役均发生在这里。这里又是元王朝最后消亡之地,1368年朱元璋推翻元朝统治建立明朝后,元朝残余势力开元王纳哈出被迫退回蒙古草原,并不时派兵攻袭内地,直到20年后,明朝才在巴尔虎草原将元朝残余势力彻底打败。

   明代初年,朝廷在东北蒙古地区设立兀良哈三卫,其中开原铁岭边外为三卫之一的福余卫。明代中期之后,瓦剌东侵,三卫残破,嫩科尔沁南下,占领了原来三卫地区。明代后期,蒙古喀尔喀部来到这里,以宰赛、煖兔等二十四营为主,多次抢边犯境。古勒山之战,科尔沁、锡伯、卦尔察等部参加九部联军,战败后与后金结盟,满蒙联盟出现。开原城、铁岭城被努尔哈赤后金军攻破后,宰赛为努尔哈赤所擒。

   明末清初,部分巴尔虎蒙古人已南迁到内外蒙古交界处,属于今外蒙喀尔喀各部。康熙二十七年(1688)漠西厄鲁特蒙古准噶尔部击溃了喀尔喀三部,巴尔虎蒙古也随喀尔喀蒙古南下附清,被清廷安置在张家口外驻牧。

   清初,皇太极打败林丹汗,蒙古彻底归顺大清。顺治年间,一边修筑柳条边,一边招民屯垦,边内为汉民农耕区,边外为蒙古牧区。开原城镇守的边外彰武一带为养息牧场,为苏鲁克;康平、昌图一带为科尔沁;西丰一带为盛京皇家围场。康熙年间开原设县,管辖区域西至彰武台边门养息牧河,东至英额边门的英额河。朝廷组建由鄂温克、达斡尔、巴尔虎蒙古、鄂伦春人组成的索伦八旗兵、布特哈八旗兵、巴尔虎八旗兵,勇猛善战,镇守着边疆,为防御沙俄入侵,保障驿站畅通,维护边疆安宁做出了贡献。同时为了加强盛京防务,康熙皇帝调拨一个佐领的巴尔虎蒙古兵来到开原驻防,主要镇守法库边门至威远堡边门之间的柳条边。乾隆年间,大批山东、河北汉民闯关东,柳条边外的科尔沁草场也被开垦成农田,再后来科尔沁左翼前旗先后设立了康平、昌图、彰武等县。

   清康熙年间,有一部分巴尔虎蒙古人被编入八旗,驻牧在大兴安岭以东布特哈广大地区,还有一部分成为喀尔喀蒙古(今蒙古)诸部的属部。其中,康熙三十一年(1692)清政府对巴尔虎人重新编旗,当年九月盛京地区拨来巴尔虎人5000余口,其中壮丁1273名,编为10佐领。驻盛京3佐领,开原、辽阳、熊岳、复州、金州、岫岩、凤凰城等7城各l佐领,开原巴尔虎佐领营地在今巴尔虎营子。
   1732年,清政府为了加强呼伦贝尔地区的防守,将包括索伦(今鄂温克)、达斡尔、鄂伦春族和巴尔虎蒙古族士兵及家属3796人迁驻呼伦贝尔牧区,以防俄国人侵扰。其中275名巴尔虎蒙古人便驻牧在今陈巴尔虎旗境内。1734年,清政府又将在喀尔喀蒙古车臣汗部志愿加入八旗的2400多名巴尔虎蒙古人迁驻克鲁伦河下游和呼伦湖周边,即今新巴尔虎左、右两旗境内。为区别这两部分巴尔虎蒙古人,便称1732年从布特哈地区迁来的为“陈巴尔虎”,即“先来的巴尔虎蒙古人”之意;1734年从喀尔喀蒙古车臣汗部迁来的则相对被称为“新巴尔虎”,即“新来的巴尔虎蒙古人”之意。

   开原县金沟子乡巴尔虎营子的蒙古人,他们都是清代巴尔虎蒙古人的后裔。岫岩满族自治县寇姓、石姓、白姓等蒙古人,凤城满族自治县马姓(马卡氏)、谢姓(谢京氏)、陶(陶国浑氏)、何(何西勒氏)、吴、敖(皆吴西勒氏)、穆(穆奇德氏)、包(包尔机根氏,即博尔济吉特氏)、梅(梅林其德氏)、沙(沙土鲁氏)等姓氏的蒙古人,瓦房店驼山乡康、寇、赫、韩、卜五姓,大连市金州区七顶山乡车姓,庄河市寇、白姓。辽阳、熊岳仍有一些巴尔虎蒙古人的后裔。

 
开原边外福余卫
   14世纪中叶蒙古东部,即大兴安岭以东,直到女真地区,北抵黑龙江流域,南临西拉木伦河的广大地域,驻牧和活动着不少的蒙古部落。其中较为著名的有兀良哈部、翁牛特部、乌齐叶特部和札剌亦儿部等等。

   这些部落的来历,还要追溯到成吉思汗和忽必烈汗时代。成吉思汗曾把大兴安岭以东的部分地区分封给其幼弟帖木哥斡赤斤和侄儿额勒只带二人,作为他们的兀鲁思。帖木哥斡赤斤的兀鲁思“地大物博”,西起大兴安岭,横跨嫩江,东与女真为邻,南近松花江,北抵黑龙江流域。该兀鲁思的主要部众是乌齐叶特人。额勒只带的兀鲁思,位于上述兀鲁思之南,西拉木伦河以北,其主要部众是兀良哈人和乃蛮人。这部分兀良哈人是成吉思汗的名将者勒篾的后裔所率之部。

   成吉思汗封札剌亦儿部出身的著名将军木华黎为国王,让他统驭大兴安岭东西之地。后来,他的后裔相继称国王,统治辽阳行省。

   木华黎后裔纳哈楚将军统率着二十万蒙古军,驻扎在辽河以北的金山到龙安(今吉林省农安县)、一图河(今伊通河)、亦迷河(今驿马河)一带,成为上述蒙古各部的防御屏障。

   明洪武二十年(1387),明朝派遣冯胜、傅友德和蓝玉等率领二十万大军绕道庆州(今内蒙古巴林右旗境内)包围了纳哈楚军队驻地。纳哈楚被迫投降。上述蒙古诸部失去屏障,他们只得归附明廷。
   洪武二十二年(1389),明廷在这一地区设置了朵颜、泰宁和福余三卫。福余卫在嫩江和福余河(今乌裕尔河)流域。同时,明廷授封三卫首领以各级官职,进行笼络和羁縻,海撒男答奚为福余卫指挥同知,做明朝的“属夷”。
   蒙古人称朵颜卫为兀良哈,福余卫为乌齐叶特。三卫当中以泰宁卫最强大,其次福余卫,朵颜卫在后。后来,朵颜卫实力迅速壮大,跃居三卫之首。因此,明朝往往把三卫笼而统之地称作朵颜三卫或兀良哈三卫,把朵颜、泰宁和福余三卫的驻地统称为“兀良哈地区”。

   明建文元年(1399年),明朝发生皇室战争,史称“靖难之役”。朱棣在发动“靖难之役”前,借助兀良哈三卫蒙古人的支持,挫败了镇守大宁卫(卫治在今赤峰市宁城县)的宁王朱权。

   为了酬谢“从战有功”的兀良哈三卫蒙古人,他封三卫首领以都督、指挥、千户和百户等职;决定在开原、广宁两地开设互市,供兀良哈三卫蒙古人和明朝进行交易活动。

   明朝在宣宗末年和英宗初年,即15世纪30年代后期,三卫蒙古人从西拉木伦河到辽河流域全面展开攻势,向南推进。到15世纪中期,他们终于来到明朝长城边外驻牧。此后,兀良哈三卫驻牧地分布情况是:“自大宁前抵喜峰口,近宣府,曰朵颜;自锦(州)、义(州)历广宁(卫)至辽河,曰泰宁;自黄泥洼(“洼”原有穴字头)逾沈阳、铁岭至开原,曰福余。”(《明史》卷328)。从此,西拉木伦河和辽河以南,东起开原,西近宣府的长城边外,均属兀良哈地区。
   15世纪20年代末或30年代初,阿岱汗和阿鲁台太师率领一部分科尔沁人东迁,到达大兴安岭以东的嫩江流域驻牧。从此,这部分科尔沁人就以“嫩江科尔沁”之名著称。驻牧嫩江流域的福余卫的一些领主,在阿岱汗和阿鲁台太师进入其驻地时,就曾经起而反抗。结果,他们遭到阿鲁台太师的镇压,人畜被掠夺。一部分福余卫人放弃其驻地,逃往海西女真部地区。
   有的文献称嫩科尔沁为“乌齐叶特科尔沁”。这是因为,福余卫中的主要部众是乌齐叶特人,而嫩科尔沁又占据了原来福余卫驻地的缘故。《蒙古源流》把阿岱汗说成是“科尔沁之斡赤斤诺延之裔”,就是因为阿岱汗据有了原斡赤斤诺延的乌齐叶特部所产生的误会。明代史籍中亦有类似情况,将嫩科尔沁人称作福余卫人,或笼统地称作兀良哈人。如蒙古文献中所记杀害岱总汗(即托都布和汗)的人是嫩科尔沁郭尔罗斯部的沙布丹,而汉文史籍则称他是兀良哈的沙布丹。这并不矛盾。因为嫩科尔沁部驻牧地原属福余卫,而三卫的驻地,明朝人均称兀良哈地区。后来,蒙古史学家博明在其《西斋偶得》一书中说:“科尔沁等部,乃朵颜三卫之众”。这里的科尔沁部系指居住于朵颜三卫地区的嫩科尔沁。

 

嫩科尔沁部逼塞开原 

   16世纪中叶,以俺答汗为首的右翼蒙古愈加强大,他们不但不听从宗主汗打赉逊汗的号令,反而依仗势力打算吞并察哈尔。打赉逊汗为了躲避他的军事锋芒,再次率领察哈尔部向东迁徙到西拉木伦河流域,嫩科尔沁部同内喀尔喀五部一起积极响应打赉逊汗,抵制土默特部封建主们的分裂活动,成为大汗强有力的支持者。

   嫩科尔沁在奎猛克塔斯哈喇率领下也向南扩展势力,活跃在明朝的开原、铁岭边外。后来,嫩科尔沁部翁果岱(奎猛克塔斯哈喇之曾孙)图美儿(图昧)、者儿得(者格儿德)等首领时而联合图门汗和布延彻辰汗攻掠明朝辽东边境地区,时而通过新安关和庆云堡,和明朝进行互市贸易。据《明代辽东档案汇编》马市类诸条记载,万历十二年(1584年),翁果岱营商人常来新安关互市,他们以马、貂皮、羊皮、狐皮、狗皮、鹿皮、人参、水獭、蘑菇等土特产品来换取明朝的银钱及绢缎布料、铧、官锅等日常生活用品。

  明万历十六年(1588年)左右,嫩科尔沁部继续往西南扩展,遭到扎鲁特等内喀尔喀部的阻滞后,开始向开原东北边外的海西女真诸部居住的混同江口一带扩展,一时控制了女真的叶赫、乌喇等部。《开原图说》中详细记述了避居混同江以后的翁果岱为首的嫩科尔沁部发展情形,说:“翁果岱立寨混同江,凡江东夷过江入市者,皆计货税之。间以兵渡江东掠。于是,江东夷皆畏而服之。自混同江以东,黑龙江以西,数千里内数十种夷,每家岁纳貂皮一张,鱼皮两张,以此种富强,安心江上。西交北关,南交奴酋,以通贸易。女真一种所不尽为奴酋并者,皆翁果岱之力也”。在此期间,嫩科尔沁与察哈尔大汗的关系是,时而联合进攻明朝边境,时而互相攻伐,总体上处于各自为政的状态。由于科尔沁部子孙繁众,到明末,奎猛克长子博迪达喇子乌巴什、爱纳噶、阿敏等分别占有嫩江东西两岸一带游牧的郭尔罗斯、杜尔伯特、扎赉特等部。嫩科尔沁部活动范围,西从兴安岭山阴起,东至哈尔滨以东,北起嫩江上游,南抵混同江江口一带。这与北自齐齐哈尔南边,南至旧边墙的清代科尔沁部哲里木盟地区大不相同。其次,自翁果岱遏制混同江江口一带的水陆交通要道后,与蒙古大汗之间的隶属关系以及明朝之间的贸易关系逐渐疏远,而与女真诸部之间的联系更加频繁。

本文网址:http://baerhu.com/baerhuwenhua/106.html
更多>>新闻评论
发表评论
新闻中心
更多>>联系我们

巴尔虎农牧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
电 话:0470-8871808转888
手 机:18947578188
Q   Q:595360

邮 箱:zhmh@qq.com
地 址:海拉尔巴尔虎肉食品工业园区东山路109地质队北侧